都学微软、英伟达!科技巨头所谓“豪赌AI”:投资变收入,还能卡位

发布日期:2023-11-23 14:36    点击次数:156

  都学微软、英伟达!科技巨头所谓“豪赌AI”:投资变收入,还能卡位

  来源:华尔街见闻 周晓雯

  初创公司可能亏损,巨头们“想亏都难”?

  对于科技巨头们而言,向AI初创公司投资,似乎是件“稳赚不赔”的买卖:他们向AI初创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但同时也通过这些公司获得云平台的使用费,或是GPU的销售收入。

  上周,有媒体报道称,谷歌最近同意再向AI初创公司Anthropic继续投资20亿美元,而后者前几个月刚刚同意向谷歌云支付30多亿美元购买其服务。

  Anthropic是OpenAI最大的竞争者之一。今年9月,亚马逊也向Anthropic投资高达40亿美元。据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双方还达成了另一项协议:Anthropic承诺,在未来五年内向亚马逊云平台AWS支付40亿美元的使用费。

  据统计,微软、微软和亚马逊仅在Anthropic和OpenAI上就投入了近200亿美元,其中超过一半的资金将在今年投入。

  对于AI初创公司而言,他们最大的成本是云计算——而这恰恰是科技巨头所拥有的——因此他们获得的大部分现金投资,可能都会以云服务收入的形式回到这些科技巨头投资者中。

  这意味着,无论这些初创公司经营如何,科技巨头们不仅是他们最大的支持者,同时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初创公司起飞,科技巨头所持有的股份也随之飙升;即使没有,巨头们依然能获得云平台的收入。

  比如,随着越来越多客户使用ChatGPT,微软已经从中获益。

  微软最近财报显示,最新一个季度,微软云服务Azure营收同比强劲增长29%;微软高管表示,其中3个百分点的增长来自人工智能支出,这意味着在Azure上的人工智能收入约为4亿美元。据分析人士对媒体表示,这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OpenAI和基于其软件开发的产品。

  应当注意的是,OpenAI与微软的交易是唯一一笔带有排他性的交易:OpenAI所有的云支出都在Azure上,而像Anthropic这样的其他初创公司则是在多个云提供商上运行。

  人工智能初创公司Kindo的联合创始人、前OpenAI员工Margaret Jennings说:

对云提供商来说,这是一笔杰作。

他们的投资得到了回报,现在他们可以直接了解这些初创公司的研究和产品团队是如何制定战略的,他们可以帮助影响和指导这些战略。

  循环交易

  已经有风险投资机构注意到了投资巨头与初创公司的这种循环交易。

  Benchmark的风险投资家Bill Gurley警告,这种方式可能有夸大收入的风险:

利用你的资产负债表,可能人为地夸大收入,这是审计师担心的一个领域。这件事值得仔细审视。

  科技巨头们的高管表示,这些投资和云计算是由不同的团队负责,他们的目标不仅是为了客户提供资金,还要从他们的投资中获利。

  谷歌云副总裁Kevin ichpurani在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谷歌的投资和云合同是独立的协议。

投资必须基于自身的价值,仅此而已。

  不过谷歌没有像微软那样获得人工智能带来的云收入显著增长——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上周公布云业务增长低于预期后,其股价在交易中下跌超过10%。

  参与交易的投资者表示,除了与Anthropic的交易外,谷歌还与许多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达成了类似的投资和云计算合同。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会计学教授Christopher Armstrong则认为,只要是出于合法的商业目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增加收入,这类交易就是允许的。

  微软模式:双重绑定

  作为本轮AI热潮的领衔者,微软是最早采用这种循环交易模式的科技巨头之一。通过这场交易,微软不仅获得了丰厚回报,还在巨头们的“AI竞赛”上遥遥领先,

  2019年,在OpenAI经营最困难的时候,微软向OpenAI投资了10亿美元,为OpenAI提供支撑大模型开发所需要强大算力的服务器。

  五年的时间里,微软总共向OpenAI投资了130亿美元。作为回报,微软获得了OpenAI 49%的股份,OpenAI未来部分利润的分红,以及其技术的使用权。

  微软还将OpenAI的技术整合到旗下搜索引擎必应、营销软件、GitHub编码工具、Microsoft 365办公软件中,构建了面向个人、企业和开发者用户的全面的强大AI服务体系。

  与OpenAI的合作,帮助微软成功抢占了生成式AI赛道的先机,使这家传统科技巨头重获“高增长、高毛利、高市值”,使这家在AI领域一直落后于谷歌的老牌科技巨头再迎高光时刻。

  根据富国银行Michael Turrin的估算,这一系列整合将使微软营收每年增加300亿美元,其中大约一半来自Azure。

  然而,尽管此后OpenAI不仅摆脱了生存困境,且以坐火箭的速度成长壮大,但由于股权和技术均被微软“深度绑架”,OpenAI的收入能力严重受到制约”,这家最具价值的初创企业正在被微软一步步蚕食。

  如前所述,微软已经获得了OpenAI技术的使用权,将其技术与微软其他产品捆绑销售给下游,直接对OpenAI收入造成了挤压。不仅如此,微软既能从OpenAI在Azure的销售收入中“截胡”大部分,还能再分享OpenAI的大部分利润。

  此外,OpenAI并非微软的独家大模型供应商,微软Azure还提供Meta、Hugging Face的大模型,里外都赚。

  英伟达模式:GPU是“硬通货”

  微软与OpenAI的绑定涉及利润和技术分享,而手握AI“硬通货”GPU的英伟达的模式则更为微妙。

  华尔街见闻此前曾介绍,英伟达投资的云服务商Coreweave购买了大量的英伟达GPU,并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期开发公司租借GPU。

  今年以来,CoreWeave已通过债务和股权融资超过27亿美元,以投资更多的芯片和数据中心,英伟达也将CoreWeave纳入其最先进的人工智能芯片H100的首批出货名单中。

  不过,由于英伟达为了扶持CoreWeave,在H100紧缺的情况下,还是把大量的新卡分配给了CoreWeave,并直接参与投资,这也招致了市场上一度有“英伟达造假”的言论流传。

  还有更多的云服务商,一边拿借钱买英伟达芯片,一边拿赚的钱还款。

  曾也是加密货币“矿商”的Crusoe Energ今年也加入了云服务商的行列,向初创公司出租装载有H100 GPU的服务器。

  据悉,为了大量购入紧俏的英伟达H100,Crusoe融资借款了2亿美元。

  特别的是,购入芯片后,Crusoe就拿这批芯片作为“抵押资产”进行贷款——这笔贷款加上利息需要耗费Crusoe三年半才能还清,而Crusoe认为这些芯片能带来高于其32000美元标价的回报,并可以在7年时间里一直为公司带来盈利。

  据媒体援引Upper90的首席执行官Bill Libby的说法,英伟达GPU“是一种新的债务资产类别”,在签署债务协议之前,他必须考虑如何对芯片进行估值,以及芯片版本之后如果更新,估值如何调整。

  这意味着,这些云服务商的命运和英伟达“捆绑”,只要英伟达的芯片在市场仍“称霸”,云服务商就有利可图。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明煜





Powered by 优秀炒股配资门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